广告发布联系QQ:2806149615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-2017年五粮液个月股票行情

股票技术分析 股票技术分析 12月06日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大家好,这是一个全新的栏目“积木拼图手机概念股票的同事们”,积木君会定时写一位同事的故事,这是第一期的文章 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1--罗文涛

今天要聊的是咱公司的HR----金诤。

- JIMU -

1、

金诤是老员工了,14年5月就加入积木拼图集团,一直做HR。

他清楚记得,第一次面试的地方在soho现代城3号楼10层(上篇文章罗文涛也提到过),面试用的是厕所改的小隔间,只能容纳两三个人。

他犯嘀咕了:“这家公司怎么在一家三居室的房间办公?”

后来去了金地复面,他的疑虑稍微打消了:“嗯,还是挺高大上的。”

玩笑归玩笑,最终让他决定加入积木拼图的原因,居然是一档央视节目。

(2014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,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了一场特别的《对话》栏目,邀请了红杉的沈南鹏等一系列评委,对八支创业团队的“真人秀”进行点评。面对14年P2P行业的诸多乱象,积木盒子的COO魏伟(现为品钛CEO)从容应对各路问题,最后更是直言:“对于身材有信心,就不怕裸奔”。)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(当时《对话》活动现场).

当时积木盒子作为唯一一家互联网金融创业公司,出现在《对话》的舞台,它的行业前景和发展方向,它的调性与气场,都深深打动了金诤。

“看完了这个节目,我想了想,觉得这就是我要加入的公司。”金诤对我说。

2、

金诤家在北京,32岁,住十里堡,上班比大部分同事幸福,出门20分钟就能打上公司的卡,按他的话讲:“早上骑个小摩托,快的很。”

金诤无论面相还是性格,都是“老好人”,属于第一次见面吃饭,就给人“我吃什么都行”的感觉。去年就是金诤面试的积木君,聊到最后,他问我爱不爱吃火锅,以后可以经常约起。

今年2月16日,金诤家里添了个小男娃,现在快6个月大了,小名“贝勒”。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(贝勒的萌照).

每天要给他洗澡,刷奶瓶,金诤忙的不亦乐乎。在他看来,这份“甜蜜的负担”更像是如期而至的责任。

3、

一开始金诤是降薪来的,压力却不降反增。

一家创业公司,规章制度要确定,流程要建立,员工档案要整理,最早那段时间,公司积压的工作常常让金诤忙到凌晨。

“那时还是比较累,经常回到家老婆早睡了,而她醒过来,我也早走了。不过也感激她的理解和支持。”金诤说。

随着公司的人力系统慢慢稳固壮大,他的薪水逐渐提高,努力付出获得了回报,金诤也收获了成就感。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(前台的金诤).

谈到老板董骏,他打趣道:“当时大家找他主要是签字,但他那字,说实话,我真看不懂。”

聊到这我俩都乐了。

认真的说,他觉得董骏人年轻,好说话,是公司的“颜值担当”。在金地中心,董骏和几个高管没有固定的办公桌,有时就坐在会议室办公,每当要开会时,金诤就会先走进去,把老板们“请”出来。

“这家公司的好处就是,大家都比较融洽,人际关系没那么复杂,老板们人都很nice。”金诤说。

在聊到耐性和善良时,金诤有自己的看法:

“之前讨论耐性和狼性,我觉得狼性和狼性也不一样,狼也分草原狼,高山狼,但狼性总归就是要快要狠。但金融这行还真有些特殊,要慎重的,毕竟牵扯到的关系太多,决不能一味求快,还是要求稳。”他说。

对于善良,他的理解很直接:“不能做有损公司的事。”

4、

金诤业余爱好不少,其中有个重头戏,就是足球。他从小就喜欢踢球,现在每月也找机会踢上一回。

北京国安他喜欢了20年。

按金诤的话说,他不是很喜欢去现场看球,他反感那些极端的球迷,如果他喜欢某位球星,会去他们的训练场要签名。97年的工体比较开放,有时国安在里面训练,他就拿个本,去门前守着,等球员们训练完,就迎上去管他们要签名。

他当年喜欢高峰,北京国安的11号前锋,因为他,金诤球服都买11号的。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(右下方11号是高峰).

“当年高峰是那英的丈夫,还没离呢,所以好多喜欢高峰的小姑娘都特别讨厌那英。”金诤说。

不过相对克制的他,也曾失控过。一次是北京国安对上海申花,高峰两粒进球,一次助攻,当时金诤就在比赛现场,他兴奋的难以抑制,跟着球迷们疯狂呐喊,最后感觉是“这场爽疯了”;还有一次是看电视,国安打天津,天津的守门员临空飞踹了一脚高峰,导致其比赛受伤,当时金诤特别生气。

“砸电视的心都有了”,他回忆道。

停顿了会,他笑着补充了句:“哎,谁没有段热血的岁月?”

5、

金诤是个感性的人。

有一回,他带猫去宠物店洗澡,因为时间长,他就在客厅等着,当时店里在放电影《忠犬八公的故事》。

等店员给猫洗完澡,发现金诤一个人在电视前哭的不成样子。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(金诤家有两只美短,一只是送给老婆的生日礼物,养第二只的理由是,老婆觉得前面那只太孤单。).

“我就属于看个煽情电影能哭三回的主。”金诤说,“更何况那部电影太煽了,男主妻子告诉那只狗,说他不会回来了,它还每天去等,这一段我最扛不住。”

除了容易感动,对感情,他也“奋不顾身”。

2007年,他和对象都在北京联合大学,他大四,她大一,他喜欢她。“追的过程比较直接,首先是要电话,约出来聊,1个月后表白,然后就在一起了。”他说。

校园恋情过的紧巴又甜蜜,直到2010年女友毕业时,金诤决定做一件“轰动”的事。

那是毕业典礼刚结束,女友刚在礼堂听完老师讲话,然后和同学们合影留念,一套熟悉的毕业流程正在走着。

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她面前。

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金诤拿着戒指,单膝跪地,不顾周围人的惊讶,他向她正式求婚了。

据金诤回忆,当时他压根没想那么多,也不管周围有多少惊诧的目光和乱哄哄的议论声,他就是想着给她一个惊喜,就是想这么做。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(2010年,求婚成功的金诤,兴奋的把女友抱了起来。)

“后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了。”金诤笑着说。

6、

说起HR这个职业,他认为有三个重要因素:专业知识,对人真诚,立场清晰。

“专业知识就是你的基本功,比如人力资源的六大模块,你多少得懂点儿。在我看来,人力应该是企业的大脑,而不是四肢,你不能让人觉得,你就是个管考勤发工资的岗位。”金诤认真的说。

“对人真诚就是你和同事相处得真诚,套路太多不受人待见。立场清晰很好懂,你要记着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公司利益着想就好。”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(人力团队为员工准备的生日会.)

在谈及离职这个敏感问题时,他坦言,每次有人想走,他都会去做离职访谈,不管对方说诸如“和团队没关系”、“工作地点不合适”、“有更好的选择了”之类的理由,他认为,可能也有公司的问题。

“这些理由在我看来有些牵强,按道理,来时应该考虑过这些问题。”

即使这么想,对于离职员工,他通常都是理解加祝福,在金诤看来,离职员工对前东家的评价非常重要,他们能说出一些外界不熟知的信息,因而更具可信度,但如果他们的评价是“负面”的,那对公司的品牌打击是很大的。

“我的做法就是,既从公司层面出发,表达HR的观点,同时也作为他的朋友,站在他的角度为他考虑。”

在这次JIMU87的报名里,一位前积木拼图员工的报名理由是:“想回家看看。”

7、

作为人力团队唯一的男性,金诤被亲切地称为“金爷”。

在其他成员看来,这位北京爷们儿工作认真,好说话,能照顾人,也不会把自己的情绪带到公司。尽管男女比例“失衡”,但大家依然玩的很好,比方说:打“王者荣耀”。

金诤索性和同事建了一个“王者荣耀群”,大家趁着下班回家,或平时团建,打上两把。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(积木拼图的人力团队).

据市场部的赵帅说,打王者荣耀金诤爱用“坦克”和“射手”,水平处于中上游,和金诤合作过几次,战绩都还不错。但有时遇到不会打的“坑货”,金诤也会急。

“实在忍不住了,他也会骂人的,不过,在游戏里这太正常了,遇到XX,脾气再好的都受不了。”赵帅笑着说。

金诤认为打游戏并非玩物丧志,“在游戏时,需要切换你的思维全神贯注,在你疲惫时可以用来放松。”他强调,这也是和同事间交流的一个渠道。

他觉得,做人力接触的面要广,懂的越多,才越能和同事们聊开。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(金诤在一次活动中负责摄像).

“之前和小晏(现公关总监)打羽毛球,和凯哥(现市场总监)踢足球,就是这个道理”,金诤对积木君说。

8、

有件事让金诤对团队一直心怀感激。

去年集团拆分后,金诤父亲的肺癌恶化,住进医院。当时他一边忙着分拆后的繁琐事务,一边要去医院照顾父亲,同时他妻子还有孕在身,生产期已临近。当时的金诤非常辛苦,多头都要兼顾,情绪不是很稳定。

据某位同事透露,为了照顾病重的父亲,金诤把照顾妻子的陪产假给用了。

身为团队成员的祖娜(集团的人力专员)向金诤表达了团队的想法:“你尽管忙你的去,公司这边有我们,有事我们会给你打电话,放心去忙。

在祖娜看来,金诤就像个大哥哥,一直非常照顾她。她总觉得,要说他是领导,他实在没什么架子,要说他是朋友,他又教会了她大量的行业知识。她觉得自己很幸运,能拥有一个亦师亦友的“好哥们”。

“金爷当时家里出了这种事,我立即告诉自己,让他安心处理家里的事就好。”祖娜告诉积木君。

她回忆起,前年自己家里也突发过类似的变故,金诤当时也是这么安抚她,让她赶紧请假回家处理。祖娜当时特别感动,“一下子心里踏实了。”她说。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(祖娜当年请假回家,刚好被前来公司拍摄活动的摄影师拍下。)

这张照片不知金诤何时洗的,一直就这么皱巴巴的躺在他的包里。

祖娜还复述了金诤和她透露的一个情节:

小贝勒顺利出生后,当时金诤爸爸病危,孩子又太小,实在不方便送到医院。有天,金诤通过手机视频通话,终于让父亲远程看到了自己的孙子,他爸爸看了一会儿屏幕,平静地说了一句话:


“小贝勒,爷爷可能回不去了。”

2017年3月19日,金诤的父亲因病去世,他的儿子出生刚刚32天,团队亦从未因公司事务给金诤打过一个电话。

幸运在于,金诤是个乐观的人,历经一段阵痛后,他明白,生活还要继续,家庭需要他担负责任,公司需要和他一起继续成长。

有次加班,金诤一直忙到凌晨才走,穿行在西大望路上,整条路只有他自己,所有店都关了,周围安静的出奇。

此时路灯照的地面透亮,他看了一会路灯,心里突然不那么难受了。

“其实生活总是能看到光亮的”,他想。

9、

下周一,积木拼图的87活动就要开始了。

金诤是为数不多的,经历了14、15、16全部87活动的人,对他来说,每年的87活动早已成为习惯。“肯定会有一个节日,在这个时间点出现。”他说,“每年87,既是一次回顾,更是一个展望”。

他清楚的记得,14年的“87”活动在星光live举行,他负责摄影。当天室内光线有些暗,但听着董骏和魏伟关于公司未来发展的介绍,他感觉身体里的血像烧了般滚烫。

“Allen那晚唱了许巍的《完美生活》,那感觉真的太棒了,你没到现场,只能说是你的遗憾”,金诤很认真的对我说。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(14年87活动,董骏在舞台上).

但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15年,水立方那次。

那天他负责在通道处发随手礼给观众,全程没有观看演出,毫无争议的,也成为整场活动的一部分。

“那天下大雨了,大家都显得比往年急促,我看到一个特别沉的大冰箱,好多人一块搬;我看到有同事打着伞,跑到很远的地方去接客户;我看到有嘉宾脱了鞋看活动,最后把鞋弄丢了;我还听到有人在台下和Allen一起无拘无束的歌唱。大家的神情,或微笑或紧张,就这么乱哄哄的摊在眼前,我心里忽然涌出一些微妙的感受。”金诤说。

他觉得,这些年经历了不少风雨,现在和这帮人一起,为了柴米油盐,为了星辰大海,为了最初的梦想,就这么一直走下去,挺好的。

- JIMU -

积木拼图的同事们Vol.2--金诤

图片摄于14年8月7日晚,那时大伙的梦想是什么呢?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