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发布联系QQ:2806149615

暴风爆雷!昔日“股王”市值崩塌剩不到19亿,近7万股东踩雷,高管已出逃-紫鑫药业股票吧

大智慧手机炒股 大智慧手机炒股 07月29日

毫无悬念!今日,暴风集团开盘一字跌停,逾29万手卖单,股价报5.67元,市值直接蒸发2.07亿,市值仅为18.68亿。

暴风爆雷!昔日“股王”市值崩塌剩不到19亿,近7万股东踩雷,高管已出逃

昨晚,暴风集团公告称,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,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。

暴风爆雷!昔日“股王”市值崩塌剩不到19亿,近7万股东踩雷,高管已出逃

曾是400亿大牛股 如今被视为第二个“乐视”

在PC时代,几乎所有人都用过、至少听说过暴风影音这款播放器。

2015年,暴风达到了巅峰。当年3月,苦等三年的暴风集团终于上市,在40个交易日里拿下36个涨停。股价从发行价7.14元暴涨至307.56元,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,被市场称为“妖股”。

但这场暴风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仅仅4年后,暴风集团不仅业绩亏损严重,还面临着退市危机,公司市值也只剩下20亿元,甚至被视为“乐视第二”。

不过,暴风集团神话的缔造者冯鑫却没有贾跃亭的“好运气”,7月28日晚间,传来了冯鑫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消息。

冯鑫的个人微博更新停留在6月5日,而据知情人士介绍,冯鑫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停留在7月15号,分享的是一篇关于不久前上映的《狮子王》的影评文章。

暴风爆雷!昔日“股王”市值崩塌剩不到19亿,近7万股东踩雷,高管已出逃

或源于一场高杠杆游戏的资本冒进

为何被抓,暴风集团的公告中并没有说清楚。

但据媒体报道,知情人士透露,冯鑫此番被批捕,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,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。

2016年,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证券旗下的光大浸辉(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)设立了浸鑫基金。设立这只基金的目的,就是为了收购国际顶尖体育媒体服务公司MPS。此次收购被暴风科技董事长冯鑫认为是暴风科技入局体育产业的“最后一张入场券”,战略意义非同一般,结果爆了雷。

暴风爆雷!昔日“股王”市值崩塌剩不到19亿,近7万股东踩雷,高管已出逃

原来当年,为了进一步提升公司实力,完善DT大娱乐战略布局,暴风集团看上了体育业务,看上了MPS。MPS 公司由三位意大利商人在 2004 年联合创立。核心业务是体育赛事版权(转播权)的收购、管理和分销。在他们的领导下股票期权合约面值,MPS迅速成为全球体育媒体权益市场中最大的参与者,坐拥世界杯、英超、意甲、法甲、F1、法网、NFL超级碗、NBA等十多项世界顶级赛事版权。

然而,在上海浸鑫入主之后,MPS却走上了下坡路,与相关体育赛事联盟的版权和合约不断丢失。2017年10月,MPS在意甲国际版权的竞标中输给竞争对手IMG,这是MPS自创立以来首次丢掉意甲版权;同年,BeIN体育也从MPS手中将法甲版权夺走。此后,MPS在体育版权市场上节节败退,并且由于无法支付版权费,各大版权方有的与MPS提前终止合同,有的则是直接将其告上法庭。MPS的生产经营举步维艰。

压垮MPS的最后一根稻草来自法国网球联合会(FFT)。2018年10月17日,经FFT申请,英国高等法院下令将MPS进行破产清算。FFT申请的理由是MPS一直未向其支付500万英镑(660万美元)版权费。很难想象一笔数千万元的版权费就将一家估值72亿元的公司压垮,而此时距离它被收购还不到2年半的时间。

2018年10月,MPS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清算,公司资产和收入将用于偿还债权人。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,从而使得基金面临较大风险。

在这场风波中,各方损失的利益巨大,光大方面也不会轻易放过冯鑫,冯鑫作为实力相对较弱的一方也自然难逃关系。

“卖子自救”

昨晚,暴风集团还发布了一则重磅公告——放弃优先认购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。“暴风控股”将其持有的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6.748%的股权转让给北京忻沐科技有限公司,股权转让价格为1000万元。

暴风集团放弃了本次股权转让的优先认购权。转让完成后,暴风集团持有暴风智能的股权比例未发生变化,总计持有暴风智能 22.5997%股权。

此前, 7 月 19 日,暴风集团与暴风控股有限公司签署《解除一致行动协议》,双方同意解除原于 2015 年 7 月 6 日签署的《一致行动协议》,解除在暴风智能采取一致行动的约定。

自此,暴风集团放弃对暴风智能的优先认购权和实际控制权,也意味着暴风智能将不再纳入上市公司的合并报表,暴风集团迅速剥离了当下亏损严重、曾寄予厚望的硬件子公司。

数据显示,暴风智能2018年亏损11.91亿,净资产为-10.98亿。而暴风集团全年亏损亦不过10.90亿,大坑意味很明显。

事实上,近来年亏损严重的暴风智能早已名存实亡。5月份以来,暴风智能多次被爆出遭员工讨薪”、“供应商追讨欠款”、暴风TV公司解散的消息。重重危机下,即便暴风集团火速剥离暴风智能,卖子自救,却仍然杯水车薪。

7万股民踩雷,高管们早已减持

最新数据显示,暴风集团还有近7万的股东户数。

暴风爆雷!昔日“股王”市值崩塌剩不到19亿,近7万股东踩雷,高管已出逃

与散户截然相反的是,机构资金几乎都逃离了暴风集团。

暴风爆雷!昔日“股王”市值崩塌剩不到19亿,近7万股东踩雷,高管已出逃

公司股价大幅下杀之前,尤其是本次事发之前,不少高管都已经密集减持套现。

暴风爆雷!昔日“股王”市值崩塌剩不到19亿,近7万股东踩雷,高管已出逃

暴风集团旗下已无可供执行财产

天眼查信息显示,围绕冯鑫有高达552条风险提示,其中冯鑫所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暴风集团,今年6月、7月被北京、上海等地区人民法院6次公示为失信公司,被定性为“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”;4次因暴风集团股权冻结相关事宜被要求司法协助。半年报业绩预告显示,上半年暴风集团发生诉讼赔偿费用约2000万元。

暴风爆雷!昔日“股王”市值崩塌剩不到19亿,近7万股东踩雷,高管已出逃


暴风集团名下已无财产。从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的两份裁定书获悉,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财产调查系统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(暴风集团)的银行存款、车辆、房产、股权及其他财产进行调查,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。法院决定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,对其进行信用惩戒。

刘诗诗、赵丽颖“逃过一劫”

2015年5月,上市后的暴风科技提出全球DT大娱乐战略,并在当年完成了VR、TV、秀场、视频、文化等五大业务的布局。2016年6月,成立暴风体育,并将中超、CBA、德甲在内的11项具有超高商业价值赛事版的部分版权收入囊中,

2016年3月,暴风集团计划以10.8亿元购买刘诗诗旗下稻草熊影业的60%股份,包括从刘诗诗处收购12%股权、从赵丽颖处收购0.6%股权,交易完成后二人将分别获得价值2.16亿元和1080万元现金及暴风股票。不过,因估值溢价较高,这笔收购被证监会问询,同年7月被证监会否定。

2016年9月25日,暴风摇滚嘉年华上,暴风集团CEO冯鑫宣布,暴风将坚持N421的战略,立足于影音、VR、TV、体育等四大平台,以DT为核心提升服务效率,优化用户体验,努力打造全新、有趣、不一样的互联网娱乐。

彼时,暴风集团正处于风口之巅,旗下业务涉及诸多热门行业。但是很快,这些业务开始露出疲态。

2016年,暴风魔镜裁员,并进行战略性调整。当时的暴风魔镜CEO黄晓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通过裁员、拆分,可使暴风魔镜能在未来12个月不仅能活下去,还活得很好。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与人们的愿望背道而驰,2017年一整年暴风的VR业务不仅没能回归以前的辉煌,反而成为暴风集团业绩的拖累。

暴风集团的体育业务跟VR业务命运相似,2018年5月,暴风体育核心员工被曝出陆续离职,到了7月份,暴风体育CEO在集团内部发文,暴风体育进入“冰封期”。2018年,由于暴风参股的上海浸鑫投资项目破产无法收回成本,计提减值1.42亿元。与此同时,对上海浸鑫计提4800万元应收账款坏账减值。

由于VR及体育业务萎靡不振,2018年年初,冯鑫发了一封内部信,明确表示,暴风集团2018年战略是All for TV,聚焦TV业务发展。但是长期以来的低价策略却将暴风集团拖入泥沼之中。

根据暴风集团透露的数据,按照对暴风智能的持股比例,2016年,暴风集团承担其亏损1.03亿元,2017年承担其亏损8746万元,2018年预计承担其亏损1.72亿元。

如果按照暴风集团持股比例应当承担的亏损以及暴风TV 2018年70万的销量,大致可以估算出每卖出一台暴风TV亏损1055元左右。而据此前媒体报道,冯鑫接受采访时曾透露,2016年每卖出一台暴风TV会亏损300-400元。

VR、体育业务的失败,再加上TV业务的亏损,导致暴风集团2018年亏损10.9亿。而如今,曾被冯鑫视为“救命稻草”的TV业务,随着暴风智能控制权的易手,恐怕也会生变。

事实上暴风智能的经营状况也不是很好。今年4月份,有媒体报道称,由于融资进度问题,多位暴风TV员工表示各自收到了总部正式发出的“遣散”通知,队伍宣布解散,目前公司已搬离原办公地。

尽管暴风集团否认,但是质疑仍在,而且长期以来暴风智能的融资问题并没有解决,或许如今的暴风集团也在急于甩去这个包袱。7月28日,暴风集团在另一份公告中提到,暴风控股将其持有的暴风智能6.748%的股权转让给忻沐科技。本来拥有优先认购权的暴风集团选择放弃。

◆来源:中国经济网、中国基金报、中国证券报、每日经济新闻

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

相关阅读